长治郊那个洗浴足疗有特殊服务-2021牛年大吉

黄土梅香(半)世芳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3801

长治郊上门婊子妓女嫖娼包夜按摩电话多少钱长治郊【J+V_信811154339】【长治郊找小姐妹子服务】【长治郊小姐妹子服务+V_信811154339】《长治郊找小姐过夜服务 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长治郊酒店宾馆小姐 》【+V_信811154339】《长治郊找桑拿洗浴按摩小姐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长治郊找小姐小妹上门服务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长治郊找小姐特殊服务》【+V_信811154339】《学生妹》《美女》十五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? 黄土梅香(半)世芳

【J+V_信811154339】【长治郊找小姐妹子服务】【长治郊小姐妹子服务+V_信811154339】《长治郊找小姐过夜服务 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长治郊酒店宾馆小姐 》【+V_信811154339】《长治郊找桑拿洗浴按摩小姐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长治郊找小姐小妹上门服务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长治郊找小姐特殊服务》【+V_信811154339】《学生妹》《美女》十五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?

  (黄)土梅(香)(半)世芳

  (报) 纸杂 志光明日报 2021年03月01日 星(期)一

  ——“三牛”精神(践)行者路生梅50余载守护(一)方百姓健康

  作者:强(晓)(玲) 姜(辰)蓉 贺占军 张(博)令《光明日报》( 2021年03月01日 04版)

  路大夫的手机(坏)了。

  敲敲,拍拍,反复(按)开关键,还是(黑)屏。这可是大(事)!

  多(年)来,无论白天黑(夜),她手机从不(关)机。这(个)号(码),是(佳)县老(百)姓(的)(免)费“急诊热线”,拨打者不知凡几。“病人(联)(系)不(上)(我)怎么(办)?”(路)生(梅)焦(急)而无措。

  耄耋(之)年,华(发)苍颜,(路)大(夫)(放)不(下)(的)(依)然是她的病人。

  53年前,24岁(的)北京姑娘路生(梅)(第)(一)(次)来到陕西省榆林市佳(县)时,(没)有(人)认为这个城(里)姑娘会待得久。

  黄土高原与(毛)乌素沙漠在此交(汇),环(境)恶劣、(条)(件)(艰)苦。县城(三)(面)环水,(峭)壁林(立),守着黄河却吃水难。民(间)歌谣(形)容:“悬崖峭壁石头城,一瓢清水贵如金。”

  那时的(路)生梅扎着两(条)(麻)花辫,满怀期待。她自己也(不)曾想到,(这)(里)将(成)为她(未)来50(多)年眷恋不走的“家乡”。

  (凌)凌独(西)(行)

  1968年,(路)(生)(梅)(从)北京第二医学院((现)首都医科(大)学)毕业。她憧憬着自己的(未)来,去北京一家知名医院工作,努力(成)为(一)名儿科专(家)。

  然而,学校(的)一则(通)知,改变了(她)的命(运)轨迹。

  (那)一年的(医)科生是统一分配,路(生)梅的分(配)(地)是条件艰苦、医疗资(源)(短)缺的西部县城。

  (接)到通知,(路)生梅(就)(收)拾行装,包裹里满是精心挑选的医学书籍。她(服)(从)分配的理(由)很简单:“我是祖国培养(的)。祖国哪(里)(需)要我,(我)(就)到(哪)(里)去。”

  (时)(值)寒冬,她一(路)西行,乘火(车)、搭卡车,蹲在穿羊皮(袄)的老乡中间瑟瑟(发)(抖)。连着几日(受)冻、(颠)簸,这个单(薄)、瘦(弱)的姑娘终于到(达)佳县县城。

  那是路生梅永远也忘不了(的)一个(早)(晨)。她拎着(包)裹,(穿)过(县)城狭窄的街道,(城)外坑坑(洼)洼的土路尽头,几排(墙)皮脱落的旧窑洞(就)是她未来的工(作)地——佳县人民(医)(院),“(一)(个)(乡)镇卫(生)(院)的规模”。

  瞬间,路(生)梅的一(腔)热血凉(了)半截。

  其实,(挑)战才刚刚开(始)。“当(时)这里不仅吃糠咽菜,吃水、用水都得靠驴(从)(黄)河(里)拉。”路(生)梅回忆,浑浊的(黄)(河)水沉淀(后)才能喝,每(天)只(有)(一)瓢。

  住窑(洞),(她)连火都不会烧,只能睡冰冷的土(炕);(出)入(医)院,路旁是一(片)(荒)坟:(下)乡出诊,常需要走几十里路,动不(动)沾染一(身)跳蚤、(虱)子……

  初来(乍)(到)的路(生)梅一面(过)“生活关”,一面在同(事)和患者的期待下(投)入(到)紧(张)的(工)作中。

  “我(的)专业是(儿)科学,(但)(这)儿却(没)(有)分科。人(家)(听)说是(北)京来的大夫,就觉得(你)什么病(都)能看。”路生梅说。

  为(了)(不)(让)(病)人失望,她抓紧一切时间(和)机会学习(各)种(医)学知识。白天坐(诊)、出诊,夜(晚)油灯下看书、记(笔)记,(成)(为)她生活的(常)态。

  “除(了)(内)外(科)、(儿)科,我还学会(了)妇产科、(皮)肤科技术。不少(老)乡习惯看中(医),我(又)自学了针灸。”就(这)样,“准(专)(科)医生”生(生)变成了“十(八)(般)武(艺)(皆)通”的全科医生。

  定(定)住(天)涯

  人口不足3万的佳(县)(县)城,只有(一)条(主)街道。(街)道(后)的窄巷中,有两口窑洞,(就)是路生梅的家。(家)中(的)陈设简单到寒酸,火炕、木沙(发)、三合板书桌、(门)扇掉落的衣柜……50多年来,这(里)(的)主人也没添置多少家(当)。

  “刚来(时)(也)(没)(想)(到)(能)在(这)里安家,一待就(是)一辈(子)。”路生(梅)坦(言),有段日子,走与(留),在心头(反)复掂量。(她)曾(想)报考(研)(究)生继(续)深造,“(不)是怕苦,而是想去攀(攀)医学(高)(峰)”。

  她到底(还)是没能割舍这片黄土地。因(为)“(佳)县(实)在(太)落(后),(太)缺医生了”!

  当时这里一些农村群众(生)病甚至(不)去医(院)、(不)找医生,而是请“神婆”驱邪。有次出(诊),她无意中看到:一口(破)(窑)(洞)中,土炕(上)病人已经(昏)迷,“神婆”(还)(在)念念有词。

  这一幕让(路)生梅(震)惊!

  “病人神志不清(了),再(耽)误下去可不(得)(了)。”(情)急中,(她)说服(家)属让她给病(人)诊治,经(过)诊断,路生梅用针灸使病(人)清(醒)过来。

  “(我)当时也捏了一把(汗),就怕这一(针)扎下去,病人还是不能清(醒),那不仅救不了人,还争不(回)家属(的)信(任),他们以后还(会)相(信)‘神婆’。”路生梅(说),“不能(把)病人让给封建迷信!”

  一次出诊,她(徒)(步)一个多(小)(时)来到(一)位待产妇家中,(进)(门)时,产(妇)已经生产,(就)坐在一(个)沾(满)血迹(的)土(袋)子(上),家(人)担心产妇休克,就用(手)(拽)着产妇的头发,并(准)备用一把(黑)(乎)乎的(剪)刀(剪)断脐带。

  紧急时刻,路生梅(冲)过(去)抢(下)剪刀,(一)边解释,一边快(速)拿出消毒(器)械,给(孩)子断脐、包裹。

  促使她下定决(心)留下来的,除了(责)任,还有佳(县)(人)沉(甸)甸(的)情感。

  在一个大雪(纷)飞的(早)(晨),路生梅到离城十几里(的)崔家畔村(出)(诊),当时(她)穿的是(北)京(带)来(的)塑料底棉鞋,在雪地(里)(走)几步(就)(摔)一跤,(一)(路)(跌)了40多(跤)。(她)索性(半)(躺)着滑(下)山坡,到患(者)家(时)几乎成了“泥人”。

  因患者病情较重,路生梅留下(治)(疗)了好几天直(至)(患)者(好)(转),(待)准(备)离开时,细(心)(的)女主人为她送(上)(一)(双)千层底的棉布鞋。路生梅(霎)时因感动红了眼圈。

  (在)那个返(回)县城的(冬)(夜),她(思)考(了)许(久),最终决定留(下)来,并(把)“(为)(佳)县(人)民服务五十(年)”写进思(想)汇报。

  路(生)(梅)(不)(仅)留了下(来),(还)与一位陕北汉(子)走到了一起。说起已过(世)10年(的)(丈)夫,路大夫(神)(色)温柔:“他是个好人,(比)(我)优秀得(多)。”(他)们是医院的同事,(一)个(是)(医)生,一个是护(士)。(二)(人)相携(相)(扶),成为当地一段(杏)林春暖的(佳)话。

  扎下根来(的)路(生)梅更专注于提升当地医疗水平。为了挽(救)(更)多小(生)命,路生梅(又)着手创建独立的儿科。1983年,(佳)县人民医院(首)设小(儿)科,路生梅成(为)首任儿(科)主任。

  (随)着治愈的患儿(越)来(越)多,“佳(县)儿科”在周边县区打响(了)名气,许多(外)(地)(病)人慕名而(来)。

  (路)生梅也终于实现了毕业时的梦想——“成为一名儿科专(家)”。

  冽(冽)久愈(香)

  佳县人民(医)院一间几平方米的房间(是)路(生)(梅)的办(公)室,这里常常挤满(病)(患)。“(路)大(夫)(好)!”“(这)么(早)就上班啊?”……(清)晨,(记)者跟随路生梅(去)医院的路上,(她)(每)走(几)(步)就(能)收获一(句)热情招(呼)。

  路生梅微笑着,用“醋溜”的(陕)北话一(一)回应。个头不(高)、身(形)瘦削、身板笔直,和年轻时(没)什么(差)别;(与)朋友(们)聚在一(起),她爱笑、爱唱、(爱)热(闹),还是那个(开)朗的“小(姑)(娘)”;但乡音(已)(改),鬓发花白,皱纹(爬)满了她曾光(滑)的面庞。

  50多(年)来,(曾)经的“(小)路(医)生”,已(经)变(成)(可)(亲)可(近)(的)“路奶奶”。

  1999年,路生梅退(休)了,同龄(的)大(夫)要么含(饴)弄孙,要么被其他医院(返)聘。(路)生梅医术精、人品好,很(多)医(院)争相高(薪)邀请,但她一一拒绝。

  路生(梅)(仍)然选择在佳(县)工作,但却是(免)(费)(义)(诊)。“(国)家已经给了我退(休)工(资),我不缺钱,不能再拿另一份钱。”

  路大夫(的)患者中,(不)仅(有)(佳)(县)本地人,还有(许)多来自(周)(边)县区,甚至(黄)(河)对岸山(西)省(的)患者。

  一个上午,(在)仔细问(诊)、不断(给)家(属)(交)(代)(注)意事项的(路)生梅,时不(时)会站起来噔噔噔地跑到楼下药房,去查询一下某个小药有没(有)?(哪)(个)价格更便宜?

  “(路)(大)(夫)看得好,我们放心。人好,从(来)(不)起火(有耐心)。”53岁的(樊)(振)宁带着(小)孙子来看病,“我小时(候)就找路大夫看病,(我)们家五(代)(人)都找她(看)过(病),(半)个佳县(城)人都找她看过(病),我们信(她)。”

  除了在佳县人(民)(医)(院)、佳县中(医)(院)轮流坐诊,她的住址很多人(都)(知)道,(有)的(病)人白天上班,下(班)(后)(才)(能)过(来),路生梅也(不)推拒。

  (路)(生)梅(的)(电)话号(码)(更)是(不)知(有)多(少)人(知)道,(只)要有人(问),她(就)告知;(只)要(来)电话,她都(接),(一)时(没)接上有(空)就马上回拨,“万一是急病呢?一点(不)能耽误”。

  50(多)(年)来,除了外出培(训)、回京探(亲),(她)几乎(没)离(开)过(佳)(县)。

  “(我)回(京)探亲时,(电)(话)还是一直响,都是病人来电,(问)我啥(时)候回去。”路生梅(说),“(我)就像风筝,不(管)在(哪)(里),线永远在病人手中。”

  50(载)已过,但(路)生梅仍(在)“超期(服)役”。有(人)粗略估算,仅退休后(的)20(年)里,路生(梅)义诊的患者超(过)10万人次。

  一位曾经(的)(患)者(帮)(路)生(梅)修好了手机。(这)下“风筝线”又(接)上啦!

  当熟悉的铃声响起,路生(梅)接起(电)话,是(一)(位)十(几)公里(外)的(患)者求诊。这是(位)(长)年(瘫)痪在床的患(者),路(生)梅(需)要出诊。

  (拎)起医(药)箱,(穿)上(大)(红)色羽绒服,饱满精神的她又出发了。

  白色积雪上跃动着红(色)的(身)影,宛若(一)(树)烈烈红梅,迎着严(寒)盛放(在)陕(北)(大)地。

  ((新)华社西安2月28日电 记者强晓玲、姜辰(蓉)、贺占军、张博令)

【(编)(辑):田(博)群】

【编辑:火麻仁瘦肉汤网】